欢迎来到太原商务调查-太原婚姻调查私家侦探公司-太原商务调查公司官网!

服务热线

18080053285

联系我们

电话:18080053285
手机:18080053285
邮箱:2433283718@qq.com
地址:
当前位置:主页 > 调查新闻 > 婚姻调查新闻 >

婚姻调查新闻

商务调查婚姻中不坦诚说出自己的“需求”,换来的只有

作者:太原商务调查 时间:2019-09-30 22:59

情感忽视让所有的爱都像授入了深海,杳无回音。到底该怎样拯救感情里的透明人?

你有过在情感中被忽视的体验吗?那个人明明就在身边,却总是感觉遥不可及;明明只要一回头就能撞个满怀,他却总是看不见。情感忽视让所有的爱都像投入了深海,青无回音。到底该怎样拯救感情里的透明人?

情感世界的两大谜:

· 女人怎么总有那么多需要?

· 男人到底在想什么?

男人说:“你知道吗,我回家最想的是静静。”

女人问:“静静是谁?你又在勾搭谁?”

所有的不爱,都从忽略对方的存在开始。

曾有个帖子,说一个女明星嫁给一个富翁,生了孩子以后,老公每月给她11万元的生活费,但是基本不回家。很多女人都羡慕——能住豪宅,领这么高的“工资”,还不用工作,那要老公干啥啊,同样都是守寡式婚姻,我们连11万元都没有呢。

看了后好心酸。

其实,男人最想要的,是内心的宁静;女人最想要的,是心中的踏实。

当男人沉默的时候,女人认为他已经不爱了;当女人敞开心扉时,男人认为她只是一味索取。

一段情感的转折在于,你在关系中是越来越主动,还是越来越被动。蜜月期,我们往往是主动的,而在危机时刻,彼此都成了被动的受害者。

最让一个人痛苦的,莫过于对其“存在感”的伤害。

每个人活着都有两种选择:一种是“主动”地活着,另一种是“被动”地活着。主动和被动的区别,就在于有没有存在感。

一只猫看到镜中自己的影子,它会非常警惕,因为它没有“自我意识”。而人与动物、植物、无机物相比,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人知道自己“活着”。

你是“碎片人”,还是“整个人”

你是“碎片人”,还是“整个人”?这么说是不是有些晦涩?

举个例子吧。《24重人格》这本书是一个多重人格患者的自传,作者卡梅伦·韦斯特,是一位30多岁的成功商人,婚姻幸福,孩子可爱。直到有一天,他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:“我”不是“我”!我究竟怎么了?我仿佛被恶魔缠住了,我在镜子面前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,发出的却是别人的声音。

这个“声音”是戴维发出来的,戴维是第一个出现在卡梅伦生命中的分身,是他24个分身中的一个,24个分身的性格、习性、记忆都各不相同。

然后他发现自己有24重人格——24个不同的自己,当这些分身上身的时候,他完全忘记了之前的身份,可以按照完全不同的人格角色去生活。

有人会问,这种人格分裂的人是怎么回事呢?

我想给大家呈现一下:当一个人的存在感遭到最严重伤害的时候会是什么状况。

每个人都有多重人格,就像是一幢房子里有不同的房间,客厅负责会客,卧房负责休息,厨房用于做饭。同理,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部分,比如在学校是一副老实样子,回家就窝里横;在老板面前是孙子,在老婆面前是大爷……

那么,正常人和人格分裂者的区别是什么呢?

人格分裂者房间的门都是锁死的,甚至彼此是看不见的。而正常人知道自己有不同部分,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个碎片,而是一个整体。就比如有的人在家里会窝里横,到了工作场合就秒变好好先生。

人格分裂者为什么要彻底封死彼此房间的联系,不是作为一个整体活着,而是作为碎片化的存在呢?因为人格分裂者如果想整体地活着,要付出的代价太大。

就像《24重人格》这本书的主人公,小时候酗酒的父亲每天都往死里打他。他不敢反抗,更不会反抗,面对无休止的伤害,只有永久地封闭他作为小孩子的感觉:生活在别处—当父亲的拳头揍在他身上的时候、他没有任何感觉,仅靠关闭感觉而保存了灵魂。

这种解离状态时间久了,就变成了一个个“碎片化的存在”。

其实这种“碎片化”的存在,我们每个人都会有,只不过人格分裂是一个极端而已。

记得当年我高考失利、考上了一个很难接受的院系,我非常痛苦:

· 想要复读,没有勇气。

· 如果去上大学,又觉得特别难受。

作为代价,我就采取了一种“碎片化”的存在方式——外表上,我很正常,成为一个名牌大学生,正常学习、恋爱,甚至还参加了学校辩论赛;但回首整个大学生涯,我发现自己不过是行尸走肉而已。

我用这种浑浑腿噩的方式来应对无法解决的双重冲突,我把痛苦隔离,生活在一种“灵瑰麻木”的状态,直到有一天发现一个当年学习成绩远不如我、考的大学也比我还差的同学,现在却是美国一所大学的副教授,痛苦之门被打开,我才知道,我是如何荒废了宝贵的青春岁月,没有完成父母的期许——我要成为学霸,出国留学,成为博士,光耀门庭,就像我妈妈家族的那些孩子一样。

但我没有达成这个期许,也就无法饶恕自己,到今天我还不时做梦,梦见自己回到高中复读,重过一遍大学生涯……

对不起,你的情感余额不足

为什么我之前没有把痛苦之门打开,而选择了长期关闭它呢?

很多人选择了复读,选择了考研究生,都在继续奋斗,为什么我却不能咬牙在学业之路上继续奋斗?也不能在大好年华里去做自已呢?因为我的“情感内存”不足。

很多时候,人生的起伏、成败都要看你的精神存粮,它真正决定了你的人生可以走多远,幸福的品质有多高。

每个情感内存不足的人,都有这四个持点。

{!-- PGC_COLUMN --}

1.受挫感

很多人说,他们曾有过这样的经历:

“当我哭的时候,我的父母总是嘲笑我:你就是太敏感了,至于吗?”“有一次过马路,我下意识地拉了妈妈的手,妈妈本能地把我的手甩开了。”“当我拿着奖状跑回家,兴奋地给爸爸看的时候,他却看着电视,不耐烦地甩手说:好了,好了,知道了,恭喜你……”“我生孩子的时侯,老公却要和我离婚,我鼓足勇气让妈妈陪陪我,她说要在家里照顾生意,电话里却传来打麻将的声音……”

当你的情感不被接受、不被承认、被曲解误会、被忽略、被拒绝的时候,会有一种强烈的受挫感,让你产生一种“三无”的三观——如果我提出需求,就一定会被拒绝。

我的被拒绝感不是来自家里,而是来自当年转学到北京以后,因为学习差而被同学孤立的经历。我深深地记得同学们一起玩,我想要加入而被拒绝的痛苦。

如果你撞了一万次墙以后,忽然有人告诉你,你只要念个口诀就可以穿墙而过,你信吗?除非你的头被撞俊了。

我绝对不想生活在那种一次次产生希望又失望的痛苦中了,所以想到复读,过去的那些失败经历就像放电影一样覆盖了我。

2.自我怀疑

你被挫败伤害太多的时候,就会开始对自己产生怀疑:

· 是不是我根本就不值得被爱、被在乎?

· 是不是我真的太敏感了?是不是我大苛责父母了?

· 怎么会有这些感觉,也许是我有病?

很多人在咨询时都会跟我确认:“卢老师,你说我的感觉是对的吗?我是不是大较真了?”“为什么我就是无法宽恕我的父母?”“为什么我就是不能忘记他对我的背叛?"

我们对自己的感觉产生怀疑的时候,我们开始质疑自己价值的时候,就说明我们存在的根基在动摇。

有些人怀疑自己的感觉,有些人怀疑自己的能力。但无论如何,我们都失去了标准,因为坚持自我的代价,实在太痛苦。

记得我刚刚做心理咨询师的时候,一个同行说:“卢悦,你是一个非常差劲的心理咨询师。”当我看到同行有很多来访者,而自己门可罗雀的时候,我对自己产生非常大的质疑:“我是不是只会写字,不会做咨询呢?我是不是不适合做咨询师呢

那是一段非常黑暗的日子。就像在沙漠中找不到方向,我不知道自己每走一步是送死还是求生,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支撑自己存活下来。

3.有毒的羞耻感

有个男性老板跟我说:“很多女人都骂男人,我也觉得下辈子我宁可做女人也不想做男人。因为在公司里,所有员工要靠你;在家族里所有人都会来找你借钱;在家里,睁开眼就是妻子的抱怨,说我不够投入……所有人都依赖我,我能靠谁呢?”我说:“你为什么要担负这么多的责任呢?如果你不负责呢?你拒绝借钱给亲戚们,拒绝父母无理的索取,拒绝不断为朋友们两肋插刀……如果你坚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,你会面对什么?他说:“我会内疚,事实上,我一辈子都好像大了别人的,如果别人向我索取,而我拒绝就会觉得自己好像要毁了别人似的。”我说:“是谁给你这么狂妄的自大感,让你成了救世主?”他说:“10岁那年,我父亲去世的时侯,叔叔拍着我的肩膀说,从今往后你就是这家里的男主人。从那时候起,我就成了救世主。”也是从那时起,他就不能依靠任何人了,必须拯救陷入崩溃的妈妈,必须培养很多小孩不需要发展的能力。对他来说,能让妈妈开心地笑一下,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任务。

当年,我刚做咨询师的时候,很多人在咨询时热切地盯着我:“你是我最后的希望,如果你不能救我,我就准备去死了。”那时我快要疯了——要么是咨询师,要么就是杀人犯!

后来我慢慢明白,我一直都生活在努力为他人负责的世界里,我想拯救全世界的弱者,然后我才能标救我自己。因为我也曾是父母的救世主,要去过上他们未能如愿的生活。

在一个团体中,一个带组老师说:“卢悦,我发现你好像想要照顾全组所有人,你有什么感觉?”

“太累了。”

我为什么总是感觉别人那么脆弱?其实这不过是因为我不能靠近自己的脆弱而已。

4.不了解自己的需求

咨询室里,很多沉默的男人会跟我倾诉衷肠,他们的妻子会吃惊地看着自己的男人:他怎么能说这么多心里话?但这些男人说到最后总是长叹一声:“我已经习惯了。我这辈子就这样了,随便吧。”

我问:“如果不随便,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?”

此时,对方却很茫然地看着我:“我只知道我不要什么,却不知道我想要什么。”

也有人这样说:“我现在拥有了别人羡慕的一切,好婚姻、好房子、好儿子、好工作,可是我活得一点儿也不开心,因为我不知道我想要什么。”

这种感觉,我深有体会。30岁那年,我在《婚姻与家庭》杂志社做编辑,那是个可以养老的稳定职业,可是我却提前感到中年危机了——在这样一眼望得到头的人生里,我到底为什么活着?

如果说我是一根火柴的话,我总需要知道一生为什么而燃烧,可怕的是,我不知道什么可以让我为之奋斗终生。

记得一次,我穿了不合脚的鞋子,脚后跟被磨出了血,我却好像浑然无知,直到同伴指出我才发现

我一直都生活在“随便”的世界里,我习惯了做听话的孩子,习惯了按照主流意识活着,直到30岁我才忽然明白,这些不是我想要的。那么我想要什么?然后我用10年的时间才明白,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,那就是心灵的探索。

不错,我是一颗晚熟的种子,我错过了很多看上去似乎应该发芽的时间,可是,最终我有我的时间表,30岁以后到现在,才是我真正想要的人生。人生最重要的,就是完成自己的成长。

一颗种子,它一生的使命就是发芽;一根小苗,它一生的使命就是长成大树;一棵大树,它一生的使命就是开花结果,播撒种子……

我们的使命就是了解自己的真正需求是什么。

我们如何存在

我们的解决方案,就是两种:

· 回避型的人,比如我,就会采取行尸走肉的、隔离压抑的方式,然后告诉自己:只要不去想,这件事情就不存在。

· 焦虑型的人,比如那些渴望和丈夫“脆弱相对”的妻子,则会用过激的方式:如果不去想,这件事情就会越来越可怕。

采用行尸走肉的方式,会错过很多生命的精彩;而采用过激的方式,则会生活在自设的炼狱中。

行尸走肉们,会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,希望断掉连接来保护自己;而过激的人,则会试图不断和别人连接,不断“找妈找爸”,让他人来承载自己的痛苦。

无论是哪种情况,都是因为无法承受四大痛苦:挫败、自我怀疑、羞耻、不知道自己是谁。

除了不断隔离自己,以及不断发起自杀式的“找妈找爸”冲锋以外,有没有第三种方法,让我们可以真正完整地存在,可以真正地拥有被肯定、被接纳、被陪伴、被认可、被倾听的感觉?

每个人和自己的“内在小孩”都有一个漫长的和解期。过去,你也许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,然而在心理成长的道路上,你会慢慢地发现这个细小的声音其实统治着你的人生。他决定了你每个职业的选择、情感中的作为、人生的主题,每次顺从他的心意,你的人生总能迎来一次强烈的释放。

你可以看到,一个人是怎样从一个个碎片慢慢地把自己拼起来;你可以看到,一个人是怎样从情感内存不足慢慢变得光芒万丈;你可以看到,一个人是怎样从种子成长为大树的整个过程。是的,你可以看到所

有的存在感,虽然脆弱,却是真实的,而且是存在着的。


网站声明: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(文字、图片)等内容均为用户从互联网整理而来,本站并不保证文章信息的真实性和可靠性,文章内容仅为用户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。此信息仅供学习参考,如有侵犯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(QQ:2433283718),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删除。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[太原商务调查]出处,原文地址:http://www.runescapemoney.net/html/hydcxw/82.html